<br>有太多意中事/太灰暗的時代/沒有意外/但你卻不可思議/卻使我驚呆/似花再開。

首页    
>>More





[她说] 這是我的生活我只想表達一些我經曆的事情圍繞在一個小小的中心很獨立地看著自己 想起你的時候,我總是愉悅的,而且學習你聰明的微笑。但因為破滅的行進,我想念你的時候,也總非常憂傷。好像無邪歲月,永遠離開。 我恐怕現在不寫,再老些了,更淡泊了,欲辯,已忘言。 時間是不可逆的,生命是不可逆的,然則書寫的時候,一切不可逆者皆可逆。因此書寫,仍然在繼續中。 本BLOG文字谢绝转载。网络引用请注明出处。 Email:hua_wuyi@hotmail.com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后更新


最新评论


存档



    我的链接



    访问统计:



    分页共26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
       welcome,my peanut   - 2010-01-28  16:07

     

    新年礼物………

     

     发表于 16:07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雪白明月照在大地   - 2009-01-03  22:39

    1.

    跨年的时候很容易生出感慨,活色生香里微弱暗涌。
    算不上是依恋或感伤,总是看到了景色还想多得一点停留。
    不过一刻一刻走过来,没有完美谢幕,剧场照样打烊。
    主角龙套通共都是要下妆,结伴去深巷里喝盅暧汤才真是靠谱。

    2.

    没有主题,于是分段。
    看醉酒的人讲话,幸好他们自己会忘记,若记起是不是会被自己惊吓。
    虽然那些飘浮消散的话,都有确切来路,痕迹鲜明。
    借着酒精浓度的烘托,它们热烈地短暂出现,并被我们默契地一并抹去。

    3.

    看新年剧集,观众照例挑剔,太凉薄的故事没人坚持看完。
    天真浪漫的桥段呢,又仿佛看穿孩童的把戏,很难当作没发觉。
    要真相但不要一览无余,要温情但要暗合心意的不期而至。
    这样的分寸,好难。若生活里找不到范本,杜撰的功底要如何了得。

    4.

    那么,接近零点的街道,KTV的喧嚣渐远,有人道别,逐一散场。
    不再细究每一次的区别,深浅岁月,一径地被甩在身后。
    前刻有人唱过:雪白明月照在大地,藏著妳不願提起的回憶。
    呵。今时你有无看见,冬夜里风起,吹的满天星斗,清冷冷的光亮。

     

     

     发表于 22:39 | 阅读全文 | 评论(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我再也找不到你   - 2008-10-03  14:50

    夜色暗蓝,花园深处,长廊寂静。
    初秋的凉意恰好,清晰的风迎面来,没有凛然。
    最近写的很少,仿佛想的也不多,倒是见过很多人。
    偶尔在清晨坐船过江,摇晃里闪过一幕一幕,风景旧曾谙。
    有时,只是在有时,你想起老先生的这一句:历历前尘吾倦说。
    唔。仿佛什么也没说出来,红花白花的夏天,就这样过去了。

    长假里看廖一梅的书,《悲观主义的花朵》。
    很长时间以来,没有这样老老实实地阅读一本小说。
    然后认真地清理书柜,下定决心丢掉那些从前现在和未来都看不懂的书。
    我们从来毫不掩饰地只爱天才,爱那些我们想要成为且成为不了的人。
    爱他们/她们,就象爱自己身上每一个光辉的优点,它们闪闪发亮,时刻提醒着你。
    如果你不明白什么是爱,先尝试仔细地/全面地/深深地爱自己。

    另外的趣味来自《野菜志》,读完再看草地,就象餐桌。
    要把美食辨认出来,并非容易的事,它们如此相象,令好吃的人绝望。
    这也许是自然法则之一种,乔装打扮,左右掩饰,全不过是为着保护自己。
    就象我们期待同一场雨,你想要成长而他/她想要肥沃之后的采摘与消灭。
    是一出时时刻刻上演的成长志,你预想的和没有预想的什么都有。
    好吧。雨露风霜轮番地来,权且保持乐观,不要轻易幻灭。哈。

     

    [上完课回来,想起来这首BLOG背景歌很好听,特别推荐《Jesus walk with me》。]

     

     发表于 14:50 | 阅读全文 | 评论(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如记忆所恢复的幸福   - 2008-08-05  23:08

    MSN上遇见小友lay,小朋友问你最近去哪里啦。
    呵,其实我们一直都在,BLOG空白是显现形式之一种。
    还蛮难描绘一个过往时段里,你都去过哪里做过什么见过谁。
    有些事发生时微如尘屑,回忆时如细细风拂过,貌似没有什么沉积。
    但其实,你我都不会妄言,比如虚度比如荒废。
    时间依然恢弘壮阔,这一出大场面里人人是龙套,也要出勤力换一瓢食一饭羹。

    VISION上讲到宗教,“他说有,就有”。
    翻翻自己的ediary,上一次有记录还是足足一个月前。
    那天不知哪里看见的一句话,写在diary里的第一行。
    “用杯子喝水是一辈子的事,请认真对待。”
    真的。曾经见人非常认真地收集杯子,铺天盖地堆在橱柜里。
    也有人认真地喝水,每天八杯,次次间隔一小时,一丝不茍。

    我们往往没有如此极端,间或有小偏执。
    到后来都会慢慢熟悉自己的样子,接受并不再轻易改变。
    有时那形状是舒适的,有时不,没有关系了,都是自己。
    一个人最肯毫无理由原谅包容放过的,不过是自己。
    而接下来要做的,也许更为重要。
    在天长地久的循环里,看得见诚挚笑意,相信它,一直都在。

     


    [放张nicole做的老图片。照例祝自己生日快乐。哈。]

     发表于 23:08 | 阅读全文 | 评论(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   - 2008-06-24  23:32

    最近是放空期,晚间接到一通旧友电话。
    挂断时仍想不起,想不起那个旧时的人物。
    一直说抱歉的声音听上去力不从心,电话两端没有人相信会有如此的发生。
    但是忘记了,真的是忘记了。是渐渐损毁的记忆力,就是这样。

    白日里很多理当焦虑的时刻,仿佛九连环的层层圈套。
    迫到无路可退的时候,就想想海阔天空一身正气,诸如此类伟大的词汇。
    真正难堪却在夜深人静,闭上眼仍然铺天盖地漫上来,丝毫不肯沉寂。
    呵。记忆似一个玩笑,想要一脚踏破贺兰山缺,存心丢弃眼前事,尚需时日。

    六月炎夏,气温渐渐升高。
    很惦记一些人,希望TA们一切安好,心平气顺,完好归来。
    依然是睡不着,电脑上翻旧文件夹,里面有过去写的小故事。
    找一个轻松的贴出来,若你当天真是福,世界有时真正幼稚的有趣。


    [升哥。六月。]

     

     发表于 23:32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1。一条叫蝌蚪的鱼   - 2008-06-22  22:18

     

     

    我叫乐容容。今年23岁。未婚。职业是幼稚园老师。

     

    周一早上的太阳,总是过度耀眼。操场上散落的小孩子们,总是过度兴奋。

     

    而我乐容容,早已确认自己不是那只著名的粉红色兔子,时刻背着金霸王上路,耐力十足。

    在这家叫花朵的幼稚园工作5个月之后,我发现自己对当一个幼稚园老师的信念持久坚持不够。

    想着1个钟点以后,要带这群吵闹的小花朵排演儿童剧,我此刻的最大愿望,就是变成一颗隐身树。

     

     可惜人长大之后的重大发现之一,就是人生原来由很多不能实现的愿望组成。

     园长大人径直走过来,隐身树理想宣告失败。她牵着一个穿水手衫的小男孩,是转园过来的4岁幼童。

     这新来的蓝白花朵煞是可爱,冲我做一个鬼脸。我似受蛊惑,不怒反喜,咧嘴朝他笑了一下。

     我承认我一直喜欢俊男,只是不知原来对这么小的男生也不能免疫。

     

     儿童剧名字叫做小鱼奇遇记。

     剧情自然超级幼稚,小鱼学校的一条小鱼淘气走失,一群小鱼团结一心去找它,最后大团圆,把那个淘气鱼寻回来继续上学。

     呜,事实上我面对的何止一条淘气鱼,是一群。

     

    今天新来的幼童亦加入进来,可是怎么他并不开怀?

    每个参加演出的小朋友,都需要取一个鱼的名字。我问他你想叫什么名字,他低头不语。

    其他幼童已在七嘴八舌,热心的想出很多古怪名字。我看见他突然抬头看我,于是果断地请旁边最大声的三文鱼同学暂时停嘴。

    然后听见他轻轻说,我要叫蝌蚪。

    那位饶舌的三文鱼又插话,老师蝌蚪不是鱼。

    不知怎的,我示意孩子们不要大声,然后说好啊,我们一起欢迎小蝌蚪同学来到小鱼学校。

     

    幼稚园时光其实很好消磨。只是我不能象小狗玩飞盘游戏,不断重复做一件事,还貌似很兴奋。

    孩子们则不同,个个似小兽般精力充沛,若哪个家伙突然耷拉,那一定是因为他真的生病了,而不是象大人一样在想心事。

    小蝌蚪也很快融入新环境,还和其他孩子一样,调皮地叫我快乐老师。

    就是……蝌蚪怎么总是最晚一个被接回家的孩子。

     

    下午放学,孩子们被陆续接走。夕阳西沉,只剩蝌蚪一个人坐在台阶上。

    为何还没有人来接他,我不由自主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他抬头看我一眼,又垂下头。

     

    没关系啊蝌蚪,老师陪你等。我听见自己在逞英雄,不过这个小帅哥还真是可怜。

          对了,你还没有告诉老师你为什么要叫蝌蚪? 

    因为每只小蝌蚪都找到了妈妈,故事书里就是这么说的。帅哥小声回答我。 

    唔。老师明白了。我伸出手轻轻揉了揉旁边的小脑袋。

     

     

    (to be continued)  

     

     发表于 22:18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谢谢,我们爱你   - 2008-05-17  11:09

    5月16日,在四川省广元市通往汶川地震重灾区青川县的途中。

    马鹿乡沙石村不少孩子们手举感谢标语,在路边向前来救援的人们致谢。

    ——转自新华网

     

    断腿女学生从废墟中被挖出时面带微笑(组图)

    北川,从废墟中救出的3岁儿童郎真。

    小男孩举手向解放军叔叔敬礼,迟迟不肯放下。

    ——转自新浪网

     

     

     发表于 11:09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朝向更轻柔的往昔   - 2008-04-20  14:53

    上周R出差过来,晚上一起吃饭,去临湖的水岸散步。
    还是这样,面对面的时候,一些话不知从何说起。
    仿佛是近乡情怯,沉默岸边,抬头时是没有排成星座的小小亮点。
    木头栈道上可以感觉到有风,从深深的远处吹来。
    一切都没有过去,我们仍然肩并肩,在灰扑扑的路上走动,并挥手再见。

    当你透过镜头去看世界,有些事情在慢慢改变。
    比如对光线的渴望,还有色彩,它们迫不及待地扑面而来。
    有时你以为节奏感很重要,按部就班,或平和沉稳。
    也很少人会主动拒绝惊喜,如果它给你的喜悦大过惊吓。哈。
    就是起伏迭荡之后,还可以回复如常,依稀记忆中,闪现那些跳跃的冲动。

    事实上,缓慢已一点一点来临。
    如果有忧虑,那也许是对丧失灵性的担忧。
    不一定是要沉溺于激烈冲撞,或是一定要有很强的愿望去改变什么。
    一颗企图心,总会在漫漫消磨中,逐渐收拢,不再声张。
    人生或者就此松弛下来,或者可以表现为一种宁静冲淡,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周末。老城区的红砖房。]

     

     发表于 14:53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分页共26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